第60节(1/2)

    百度搜索“m.blwenku123.org”或收藏 m.blwenku123.org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你懂吗?”

    阿诚不懂,他也不会懂。阿三愤恨地收回目光僵直地走了出去,他重踩着地面好象踩着自己的心,碎成细末,捡都捡不起来。人说双生相通,为什么阿诚连自己一丁点的心意都感觉不到呢?难道他的心尽数给了那个人?而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明白双生的自己,原来包括了相同的感情?他爱阿诚……自小都依赖到认为哥是自己的一切是多么的理所当然,只因为爱他,就像爱另一个自己,从没有考虑过这是不是合量。昨晚在撕心裂肺的痛哭中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总觉得他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因为除了他,自己一无所有。

    而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这个哥不再属于他。如果没有那个人该多好!他可以陪伴阿诚一生一世,在兄弟的掩饰下,即使一辈子都不会明了自己的心也总比在被夺走的痛苦中清醒要来得幸福。他被他遗弃,支持着兄弟之名。阿三拼命咬着自己的嘴唇压抑心中的痛楚,咬到口中皆是血腥犹不自觉。

    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天,阿诚希望听见电话铃响起而总是落空,让心中的不安愈发得夸大。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从来没有过这种挂念, M-o 过那 X_io_ng 前的伤口也问过为什么,对方总是一语带过的轻描淡写,但他知道少爷向来做的是可能会失去 Xi_ng 命的事,不由心寒。两年前照顾伤员之时,他就设想过如果有一天是他浑身浴血地躺在身边时该怎么办?那时没有答案,现在更不会有,想都不敢想。

    直到临睡,冯宣仁终究杳无音信。阿诚躺在床上久久不能成眠,直至钟敲过三点方才意识迷糊似有睡意,却听得有人在敲外面铁门。

    “哥,我去开吧!”阿三看来也是无眠,人清醒得很,起身拖起鞋子就朝外跑。

    阿诚也顿时睡意全消,心想难道是他回来了?转念即知不太可能,冯宣仁有外门钥匙,夜深回来从不惊醒下人的。这么晚了,会是谁?忐忑起来,想叫住阿三,人已经在外面,他连忙也披起衣服奔了出去。

    来人竟是多日不见的阿刚,身边还跟着三个面相陌生的穿黑色短打的男人,一行四人直冲进门。

    阿三见势奇怪:“阿刚,少爷不在呢,你半夜三更来做什么啊?”

    阿刚显然一怔,朝身边的人看了一眼,随即对阿三笑着:“我知道啊,是你家少爷叫我来的。”

    “哦。”阿三应着,不疑有它,随着他们进门。

    从房里走出来的阿诚正看到这四个男人要往楼上跑去,马上快步走前拦在楼梯口:“阿刚,少爷在哪里啊?”

    阿刚眨着眼睛,面带难色口气并不客气:“他不让我说,只是要我来取点东西而已,快闪开,阿诚!”

    略一思索,阿诚把身体让开,让他们上楼。

    四人上楼后即分两组。两人直奔卧室,卧室显然会让他们失望,里面陈设简单,一目了然没有什么可寻处,纵然把带个房间翻个通透,不过尔尔,连丁点可疑的暗处也没有。在书房前的两人略为慢了些手脚,门是锁着的。其中有人提起脚准备破门而入,却被阿刚阻止。

    “阿诚,”他朝楼下叫着,“你来一下!”

    在楼下的阿诚听到叫唤,把身上的钥匙悄悄地塞入壁炉里,走上楼去。阿刚对他笑着:“书房你开一下吧,快点,你家少爷等着要东西呢。”

    阿诚摇头,淡然回答:“阿刚,我没有书房的钥匙,只有少爷有。”

    “是吗,”阿刚盯着他的眼睛,目光渐为 Yi-n 冷,甚为怀疑,“不会吧?冯组长对你如此信任,你怎么会没有钥匙呢?”

    阿诚依旧摇头,然后满脸疑惑:“少爷要你来拿东西,难道没有给你钥匙吗?”

    “没有,我想他忘了吧。”阿刚回道,扬手一挥示意身边的人可以动手了,有一人从腰际掏出一支枪对着锁孔准备开枪。

    “阿刚,你这是干什么?!”阿诚皱眉,上前一步挡住门锁厉声责问。如此举动再怎么说总是不在情理之中吧?话未停罢,眼前忠厚的笑脸突然收起,一只拳头挟着重力出其不意地捶向自己的腹部,强烈的剧痛让阿诚的思想几乎为之停顿,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头上即被坚硬的枪托连敲数下,当即被击昏过去。

    “他已经起疑,你们两个去楼下把另一个小子摆平,不要弄死他,这两个人说不定还有用处。”阿刚收起枪,转头对身边的两个人说。

    同时门也被打开,四人在不大的空间内到处寻翻,结果搜了半天,竟无法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众人不免心浮气躁。

    


    第60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