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1/2)

    百度搜索“m.blwenku123.org”或收藏 m.blwenku123.org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和祭日时代我在阿三坟上点一炷香放几块糯糕,他最喜欢这个……”他轻声对女孩说。

    女孩点头,掏出手绢在眼角边按着,江风拂乱烫好的发型,青丝在风中飞舞,如无处可着落的惆怅。这一刻,她想跟他走,重返曾经青衣素颜的岁月,寻回在“断情崖”下泼水玩的纯真。

    可是,回不去了。牵着他的衣袖,只剩轻轻叹息而已。胡云梦已经成为传奇,那个青衣月儿在崖下潭水的倒影中成为浮叶飘过。

    “我该走了,”男孩抽回衣袖,提起脚边的行李箱,展颜一笑,“你不用送我了,我可不想临走还成为小报的头版主角,胡云梦小姐的地下情郎某某某先生。”

    女孩破涕而笑,惨淡和释然各杂一二。她潇洒挥手:“再见,阿诚哥,好好保重。”展开的笑容纯真无瑕,还似那个素面仰天的农家女孩胡月儿。

    男孩怔了怔,轻轻地拥抱了她:“再见,月儿,你也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远处马路边传来报童的吆喝:看报喽看报喽,十同里爆炸案的后事报道,冯宣仁先生保释回府,近日将与名媛张小姐成婚。看报喽看报喽,奇案又有,逼婚死女……

    又是离别。

    总是离别。

    阿诚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捏着船票,独自站在人 Ch_ao 涌动的码头伫立观望。

    他要乘的船靠在岸边,几多人在他身边匆匆挤过走向狭小的入口。

    上船,上船,离开吧!

    有人在喊。

    相隔刚泊进码头的客船卸下从远方带来的客人,载来又一波的人 Ch_ao 放流到臃肿的城市。

    隔着铁网隔栏,阿诚在蜂拥的 Ch_ao 波中看到两个小男孩被一只粗糙的手拖拽着在人群中如两尾游移在混沌泥浆里的小鱼,充满惶惑和无助。

    目光跟随着他们的脚步游移,他仿佛听见一个小男孩在说:哥,我饿了。

    声音在耳边轻咛,时光倒流,兄弟期盼的目光,纯稚的笑容触指可及。

    那是另一个自己,活生生分裂的自己,他敢肯定。

    转身大步往回跑,拼命拨开顺势的人 Ch_ao ,他逆流奋进不顾旁人的呵责:“做啥?发毛病啦?!”

    是疯了!他追着两个小小的身影,追着当年的两兄弟,他追着时光倒流的错觉。两个孩子在灰色的泥沼里上下沉浮,在视线内忽隐忽现,他们不再是一双陌生的孩子,他们是阿二和阿三。

    哥,我饿了……

    哥,我们将去哪里?

    哥,那是娘,娘在笑。

    阿三的声音穿透一切喧杂,在耳边细细喃呢。

    阿诚拼命追逐着,他要追上那对被命运捆住的双生兄弟。

    皆是人,皆是 Ch_ao ,皆是吞没人的海,两个幼小的身影终于不知所踪,湮没在形形色色的角色中。

    他大口喘息,站在人群中惘然失措。

    他想哭,他想喊,他想……一切能否重新开始。

    可是,没有时光可以追得回来,没有命运可以重新开始,没有凋零的人能再回到身边。

    汽笛铿锵,震回他的神思。

    离开吧,离开吧,此地不宜停留。抹净泪水,返身向船。

    船终于离岸,栏边皆是挥别的手臂,码头边也皆是道别的悲颜。

    阿诚茫然地挤身其中,望的却是明净的天空。

    阿三死了。冯宣仁在婚堂上。阿诚在船上。

    这一场梦醒了,很彻底。他想对着天空大声嘶吼,却不能出声。

    这就是结局吗?他问。

    船行远了,岸终于成线而渐渐消失。挤在栏边的人群已散开回舱。

    这就是结局,他对自己说,不再是两年前单纯的绝望,而是另一种深沉的无奈。

    闭起眼,不必留存最后的映象,他终于与这个城市诀别。

    一切将成纪念……或?

    “你想跳江殉情吗?可惜这儿还不够水深。”

    有人在背后调侃地问他。

    阿诚睁开眼猛然回头,他想自己肯定是疯了……思念噬心,疯到竟有了幻象?白衫灰裤,明净的笑颜,黑逸的发丝在风中飞扬?抑或只是时光倒流,回到了初相见时的美梦?

    “少……爷……”讶异地张开嘴念着,表情很像是青天见鬼。

    “啧,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冯宣仁双手叉着裤袋


    第64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